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特别报告

特别报告

作者:译者:春鸭
来自:《踏浪视障人电子资讯》
2014-04-10

 

     视障儿童落后于同龄的明眼儿童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该如何改变这一情况呢?在这篇文章里,拉迪卡·霍姆斯特罗姆谈了自己的看法。

     耶稣会有句名言:“七岁以前让我培养你的孩子,七岁时我会还你一个男人。”这话可能不完全正确,但却也有事实根据。孩子们自幼的经历会对其生活造成持续的影响,所以在孩子幼年时培养良好的精神和心理,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2010年,弗兰克·菲尔德在其关于贫穷和生活机遇的报告中指出:“孩子们在上学第一天所拥有的认知水平和非认知能力会影响他们成年后的成就。”这就是为什么“英国皇家盲人协会”、“皇家伦敦盲人协会”(一个支持视障青少年的慈善机构)以及“英国国家社会研究”要共同撰写新报告的原因了。

     “七岁的视障儿童:千年人群再分析调查”发现,在七岁前,视障儿童在所有方面都表现的相当弱势。多重残障儿童尤其如此,但仅是视障,仍可使儿童弱于同龄的明眼儿童。

     背景

     这一研究包括了视障在各方面影响儿童发展的例证,这些例证涉及交流和语言学习迟缓,其他困难对视障儿童教育造成的连锁影响,等等。由此,研究人员分析了“千年人群研究”中的相关数据。这是一个多学科研究项目,项目至今已做了四次调查,调查对象为大约19000名2000、2001年出生在英国的儿童。最新的信息覆盖了大约14000名儿童,以及他们的兄弟姐妹和父母亲。

     伯明翰大学教育学院名誉教授、“皇家伦敦盲人协会”研究及公共事物负责人约翰·哈里斯解释说,“千年人群研究”向我们提供了一些高质量的数据。“‘千年人群研究’包括了有助于我们确定七岁盲童和七岁低视力儿童的问题。此外还包括了聚焦整个心理健康领域的问题,而我们一直将心理健康视为关乎所有儿童将来发展的根本因素。”

     “削减公共开支正在影响教育和支持性服务。”“英国皇家盲人协会”的研究员苏·凯尔说:“我们正在努力说服地方当局不要削减针对视障儿童的服务,这些服务不仅关系到视障儿童的学历,也关系到他们的社会发展和独立生活。这一研究恰好给了我们更多的证据,让我们看到了取消某些服务后,视障儿童在发展和学习方面所遭受的影响。”

     报告

     研究人员的发现也符合迄今为止的实际情况。从英国人口的平均情况来看,七岁的视障儿童有着与同龄明眼儿童不同的特点:

     比同龄明眼儿童更少的朋友

     更少地参与社会和文化活动

     更少地从事体育活动

     教师们觉得他们在学校里的表现更不尽人意。

     他们更易遇到的情况是:

     在学校里受到欺负

     有注意力和行为问题

     不愉快,心灰意冷或情绪低落。

     此外,即便没有其他残障,视障儿童的种种弱势因素也波及到了他们的家庭。视障儿童家庭的收入往往低于英国全国平均收入水平,即便他们的父母有工作,也承受着很大的经济压力。比如,七岁视障儿童尿床的比例比健全儿童大约高两倍,而较之健全儿童,他们很少有好朋友,也很少和朋友在一起。他们不方便去电影院或图书馆。1/10的七岁视障儿童不在校外参与体育活动,而在同龄健全儿童中,这一比例仅为1/25。在学校里,他们不爱回答问题,并觉得自己学习吃力。

     从总体上看,伴有另一种残障的视障儿童的情况较之视障儿童的情况更为糟糕。“无疑,视障会在许多方面影响儿童,但多重残障会使儿童变得更加弱势。”凯尔解释说。

     影响

     研究人员指出,如果仅从个体角度看,每个视障儿童反映出来的问题并不大,而且也可得到及时地克服。但如果把这些问题放在之前研究的大背景下从总体角度观察,这些问题就值得重视了,因为这些问题可能对孩子的未来产生严重的影响。

     上述种种,可以看作是视障儿童及其家庭的一种控诉方式。这些问题并不是视障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而是视障儿童不应遭遇的环境所导致的后果。

     报告的行动计划强调了视障儿童的需求:

     早期诊断和支持

     以更好的医院为基础的针对视障儿童和青少年的支持

     提高全科医生、家庭医疗人员和教师对小儿眼疾的认识。

     “如果我们不能尽早介入,就会出现产生累积效应的风险。”之所以有许多视障青少年缺乏独立生活技能,在社会性和情感方面表现的不成熟,并不是因为他们看不见,而是他们无法参与各种活动。“哈里斯说:“我们正在努力推动支持性服务,但仅是足够的支持性服务而已。我们给了视障儿童在安全的环境里做事的机会,但却没有给他们尝试、努力甚至是失败的空间。只有在失败中我们才能看清自己的局限。有时,为了让视障孩子达到最佳水平,学校和家长会终止孩子的自我体验。”

     研究人员结论

     “报告所反映出来的情况并不是完全消极的。”凯尔说:“然而,我们还要做更多的研究,以期对视障儿童这一复杂的群体有更深入的了解。‘英国皇家盲人协会’正在和‘大奥蒙德街医院’的研究人员合作,着手研究婴幼儿的神经心理发展状况。我们希望能通过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更清晰了解视障婴幼儿从神经到社会技能的发展轨迹。”

     “视障儿童的发展并不是简单的投入与产出,而是与明眼儿童一样,要参与一系列活动。“哈里斯说:“要达到这一目标,就要对视障儿童的家庭进行早期干预,就要有人和视障儿童的家庭交流,要给视障儿童的家人信心,要让他们看到视障儿童的能力。”视障儿童的家人需要高质量的干预,这样的干预应该考虑到视障儿童在某一阶段的总体发展,应该考虑到视障儿童目前的状况以及现有情况对将来学习和能力的影响。视障儿童的发展不是简单地投入与产出,而是要和明眼儿童一样参与一系列活动。但是,视障儿童经常会遇到一些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们的人。“

 

 

录入:伊然 添加:2014-04-10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盲人家长委员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盲人家长委员会网站工作组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25159号